藝術展覽

《分享》台北藝文之旅~故宮慕夏大展

今天開始會來寫上上禮拜到台北參加百傑以外的活動,包括我去吃了什麼、看了什麼~

7月22日那天一大早,我就搭北上自強號的火車到台北,到達的時間約中午12點多,又轉搭捷運到中山捷運站,走了近十分鐘的路到達飯店,由於不能提早入房,所以只好把行李寄放在大廳。 

那天台北的天氣好悶熱,我終於知道朋友們每次在『噗攏共』上喊吃不消的感覺是什麼了~~台南熱歸熱,還不致於這麼悶耶!也因為這樣,我根本也不想吃午餐(看到餐廳門口的餐牌,腦子裡就是我好渴。。。那餐點圖很美,但我一點胃口都沒有,還說什麼要去排隊吃鰻魚飯還花月嵐的,根本吃都吃不下。) 

於是,我在捷運站外面買了一杯完全沒味道又很貴的西瓜牛奶喝之後,開始了我的"藝文之旅"。 

第一站,我選擇了在故宮展出的慕夏大展,原本我是打算先看清明上河圖再趕去看慕夏,但後來發現清明上河圖開放時間到晚上,而慕夏入場時間是四點半~因此我把行程對調,先來去看慕夏。 

原本我是有抄要怎麼到故宮(也就是要轉搭公車),但一出捷運站,那悶熱的空氣,讓我決定花大錢,給計程車司機賺一下錢(未上車前,我先問了我要去故宮,司機說OK我才上車,這個司機人真好。。。後面我再來講原因) 

選擇搭計程車的朋友,可以跟司機說要停在故宮大門就好,不然會開到最裡面的展覽館,這樣又要走到前面有點累~慕夏的展出場地是在故宮圖書文獻大樓一樓特展室(從故宮大門旁的樓梯走上去就到了)


司機把我載到二館出入口
我問了工作人員才又從二館走到一館
這間是晶華酒店在故宮的餐廳
肚子還不餓。。。。
不然我應該會砸錢進去吃看看


沿路都有指示牌
所以不難找


快到囉!


朋友問我為什麼想去看慕夏,其實我是無意中發現這個展,就被慕夏的畫風給吸引住了,我覺得他的畫作顏色很鮮艷,他的畫作都都是以女性為主,他把女性嬌柔的一面,畫的微妙微肖,因此吸引了我的目光。 

不過很慘的是,我那天又無緣無故腳底抽筋(因為出過車禍,有時候都會發作。。。。),害我走沒幾步路腳就痛的要命,幸好館內有椅子可以坐,而我包包裡又有藥膏可以擦,就給它坐在一旁擦起藥來。

 

 

好啦!廢話不多說~來介紹這個展吧! 

由於入場不能拍照,所以相機就收起來,租個語音導覽(這個我覺得一定要借,因為這樣才能更了解慕夏畫作的原因),我覺得看展一定要遵守規則,我一進場旁邊有兩個女生就拿相機起來偷拍,心裡想剛進場時人家不是有說不能拍嗎?結果沒多久就被眼尖的工作人員給要求刪照片了~所以丫,看展時還是要遵守規定。


上面都有寫規則
進場時服務人員也會說
就是不能拍照、不能吃東西
手機轉靜音、不可大聲喧嘩等規定
 

以下文字及照片(若沒加上享受人生的,即網路搜尋找到的,如有侵權請告知,會立即把圖片拿掉)

慕夏,波西米亞人,1860年出生於捷克摩拉維亞,雖然他的歌唱天分讓他獲得贊助前往法國,不過從小時候開始畫畫就是他的最愛,也是他生涯的轉淚點。慕夏早期以插畫家的身分在巴黎工作,在一個聖誕夜臨危受命為法國歌劇女伶莎拉‧貝恩哈德 (Sarah Bernhardt)設計新年演出的海報〈吉絲夢妲〉(Gismonda) 而瞬間成名。 

 
慕夏自畫像

慕夏本人
樓上那一張有像吧!
 

莎拉‧貝恩哈德十分喜歡慕夏的設計並將它出版,慕夏最成功的作品就是慕夏與貝恩哈德之間的合作。這數年間,慕夏幫她設計舞台、戲服、劇院布告、服裝和珠寶等。慕夏是在一個充滿刺激的時代來到巴黎的,此時正流行維多莉雅時代自由不受約束的生活哲學。

(取自於維基百科
這就是慕夏幫莎拉‧貝恩哈德畫的海報
從這幅畫看的出來

莎拉‧貝恩哈德已經是年近半百的女人了嗎?
這幅畫在1894年完成的
此後慕夏幫莎拉‧貝恩哈德設計了好幾款海報

慕夏設計的〈吉絲夢妲〉海報,修長而窄的畫幅,細膩的粉嫩色彩,以及幾近等身大小的人物,在靜止流露出尊貴與莊嚴,可謂推陳出新,效果驚人,為海報史掀起了一場革命。

這張海報大受巴黎民眾歡迎,一時一張難求,有意收藏者不得不想盡辦法,賄賂海報張貼工人,要不便選在夜深人靜時,摸黑把海報直接從廣告板上偷割下來。 

被譽為「女神莎拉」(Divine Sarah) 的莎拉‧貝恩哈德,在當時已經是家譽戶曉的國際巨星,對這張海報滿意至極,於是馬上與慕夏簽下一紙效期五年的長期合約,聘請慕夏為她設計舞台佈景、戲服以及海報。與莎拉的友誼與專業上的合作,讓慕夏在巴黎的藝術圈中佔有一席之地。

十九世紀晚期到二十世紀初的歐洲正處新科技起飛、百姓生活日趨改善的美好年代 (Belle Époque),而集聚大量商業財富的巴黎,提供了當時藝術家眾多設計廣告海報的契機。

散置巴黎各處的佈告欄成了「街頭藝廊」,廣告海報成為當時視覺文化最顯著的要角。慕夏獨特鮮明的作品,被巴黎人取名為「慕夏風格」(Le Style Mucha),在 1890年晚期大放異彩,吸睛程度遠遠超過較早海報 (如謝勒Chéret、羅德列克Lautrec等人) ,色塊對比,快速傳達訊息的設計手法的運用;慕夏特有的風格宣告了裝飾風格廣告時代的來臨,該風格後發展為一種視覺語言,深入了大眾各個階層。

看的出來這是什麼產品的廣告海報嗎?

是啤酒︿︿

這是珠寶廣告
以虛擬的手法展現出寶石的特色
由左至右為
紅寶石、祖母綠、紫水晶、黃玉

 

 

 

慕夏的作品具有鮮明的新藝術運動特徵,也有強烈的個人特點,他創作了大量的畫、海報、廣告和書的插畫,同時從事珠寶、地毯、壁紙及劇場擺設等設計。在畫中常出現美麗的女人穿著帶有新古典主義的長袍,四周圍繞著豐富的花,且在女人的頭後方常會有光環。

這張圖與下張是相呼應的
是慕夏設計的飾品


他的新藝術風格常被模仿,然而,這是慕夏終生不想嘗試的風格;他總是堅持著一種信念,那就是與其依附著任何一種流行的設計型式,他的設計是從內心而生。他聲稱藝術的存在只是為了傳遞精神上的訊息,如此而已;因此他對他在商業藝術界得到的聲名感到挫折,而希望專注於那些更為崇高的藝術,及使他的出生地更為尊貴的計畫。

經典鉅作~風信子公主

這張在布拉格印製的海報,是拉迪斯拉夫‧諾瓦克 (Ladislav Novák) 與奧斯卡‧聶德包爾 (Oscar Nedbal) 合著的芭蕾舞劇《風信子公主》(Princess Hyacinth) 的宣傳品。這齣結合芭蕾舞與默劇的戲,敘述一個有關一位鐵匠夢見自己的女兒,竟是被巫師綁架的落難公主的神話故事。當紅的女伶安度拉‧賽德拉訏可娃 (Andula Sedláčková) 領銜主演第一女主角,畫像上的她目不轉睛,睜著一雙冰清水靈的碧眼,主導了整個海報畫面。

慕夏將心型圖案、鐵匠工具、一頂后冠以及巫師的法器融為一體,既做為裝飾也是此芭蕾舞劇劇情的指引。風信子的圖形融入整幅設計,從長袍的花邊到精緻的銀飾,還有公主手中握著的圓形器材,皆一一可見。 

中間那幅為米蒂雅
也是慕夏為沙拉‧貝恩哈德所設計的海報

慕夏用這張海報,捕捉了沙拉‧貝恩哈德 (Sarah Bernhardt) 震撼人心的舞台表演。《米蒂雅》(Medée) 這齣希臘悲劇,作者是厄禮皮岱斯 (Euripides),敘述英雄傑森 (Jason) 的愛人米蒂雅 (Medea) 如何發現情人不忠,憤而手刃兩人的親生骨肉。 

海報上這尊人型形單影隻,充分掌握了悲劇性的本質。莎拉的姿勢僵硬,身穿一襲如瀑布傾瀉垂墜的深色戲服,雙眼由於驚恐襲人而瞪得偌大,諸此種種彼此結合,創造出一種戲劇化又富衝突性的效果。染血的利刃以及她跟前橫陳的屍首,披露了米蒂雅罪孽的實情,不過屍體彷彿從她身邊向前倒下的那種方式,教人驚覺這樁兇殺案不只是件單純的謀殺而是弒嬰。

仔細處理的手部頗不尋常,因為裝飾著莎拉上臂的蛇形手鐲而值得施以注目禮。這只手鐲是慕夏在構思海報時的產物,莎拉由衷喜愛,因此在慕夏為之完成設計之後,便委託珠寶商卓傑‧富貴 (Georges Fouquet),以寶石依樣打造一只附戒指的蛇形手鐲。 

慕夏的畫作常有這種四格的畫風
而且每幅畫幾乎都是以長條狀為主


慕夏在1906至1910年造訪美國,接著便定居在布拉格,在那裡,他為這座城市的地標及劇場增添了許多裝飾。當捷克斯洛伐克在第一次大戰之後獨立時,他為這個新的國家設計了郵票、鈔票以及其他官方文件。他花了許多年的時間創作他的傑作—斯拉夫史詩(The Slav Epic),那是一系列描繪斯拉夫人民歷史的巨大繪畫;他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想要完成這個頌揚斯拉夫歷史的夢想。

 

這幅畫也是四格的
但我找不到其中兩格
畫中有四個女人
從羞澀的少女一直到成熟嫵媚的女人
展現不同風格的女性

十九世紀末期,不少歐洲藝術家與知識分子深受精神論 (Spiritualism) 的吸引,慕夏也不例外。從小沉浸宗教氛圍的慕夏,其創作中總是帶有強烈追求心靈神秘感受的元素,也因為長期投入捷克共濟會這個帶著宗教色彩的兄弟會組織,其宣揚博愛、慈善思想與美德精神更啟發了慕夏的藝術反思與追尋人類的生存意義。身為捷克共濟會會長的慕夏,對神祕主義充滿濃厚的興趣,作品展現出他無限想像的精神與力量,探索著未知的世界。 

最引人注目的作品首推〈天主經〉(Le Pater, 1899)內的插畫,是慕夏對於主禱文的個人詮釋,依據「馬太福音」分成六種的祈禱,加上自己共濟會信仰分成七種;畫作顯示慕夏使用人體曲線的象徵手法,作為激勵鼓舞觀者的精神力量。 


畫展的後半段就都是慕夏較後期的作品,他的民族意識很強烈,所以在後期所繪畫的都幾乎是跟宗教或民族意識有關的,最具代表作就是布拉格市政廳 (Obecni dum) 的濕壁畫,二是《斯拉夫史詩》的巨幅系列畫作。

在法西斯主義風起雲湧的1930年代末期,慕夏的斯拉夫史詩被報紙指責為反動派,當1939年德軍進入捷克斯洛伐克之際,慕夏是第一個被蓋世太保逮捕的藝術家。在一連串的審問中,他得了肺炎,1939年7月14日因為肺部感染而過世,埋葬於 Vyšehrad 公墓。 

我想大概就介紹到這裡,他的畫作很多,這次在故宮共展出176件作品,看完畫展,當然也有逛一下商品館,我喜歡的畫作幾乎都製作成很昂貴的產品,唉!沒那麼多錢可以買,所以就買了幾張明信片來過過癮了~ 


這個袋子一元
買了~

這我的門票


這是慕夏有名的作品之一~四季


這是慕夏出品的第一套飾版連作,至今依然是最深受喜愛的作品之一。事實上由於這組作品炙手可熱,香檳省人(Champenois)出版社於是情商慕夏再次以同樣的主題創作,分別在1897、1900兩年推出另外兩套版畫。

而他為後來出版的版畫所作的設計草圖,也得以保存下來。慕夏藉著擬人化的手法充分詮釋畫的主題,也因此完美無瑕地捕捉了四季的風情—純真無邪的春天、燥熱窒悶的夏天、結實纍纍的秋天與天寒地凍的冬天。


這個系列只有出這個明信片
剛好也是我喜歡的一張

黃道十二宮
仔細看哦!女子後面的光環是十二星座哦!


〈黃道十二宮〉是慕夏的名作之一,作品原是為了《香檳省人》出版社印製家用月曆,然而《鵝毛筆》雜誌主編一見,非常喜愛,即刻選定該畫作為雜誌月曆之用。周邊有黃道十二宮符號環伺的美麗女主角,借由華麗的紋飾與精心設計的珠寶,倍增威儀。

百合聖母

1902年慕夏應邀為耶路撒冷一座供奉童真女瑪麗亞的教堂設計裝潢。這個案子後來因故取消,但是那時慕夏已完成這幅油畫。慕夏把主題命名為〈純潔聖女〉(Virgo Purissima),代表純潔的百合花海花團錦簇,環繞著天堂景象中的聖母。

坐著的少女身穿傳統服飾,手執象徵記憶的長春藤花環。她的神情肅穆,身形具體強勢,與童貞女虛無縹緲的身影,產生孑然對比。

這幅畫作還有另一個神奇的故事,由慕夏的孫子約翰慕夏來台參加這個展覽時說出來的~

約翰慕夏表示,「在我小時候,『百合聖母』只有一個主角,那就是一位站在花叢中,閉目低頭的少女。」但直到一九八○年代初,這幅畫赴日本展出,日本人在進行維護時,赫然發覺這幅畫另有天地。把對折的痕跡攤開後,才發現畫作左半邊還有一個坐著的小女孩,睜著雙眼凝視著畫外。
 

但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幅畫中的小女孩,和慕夏七年後才誕生的女兒賈洛絲拉娃(Jarosl ava)童年時長得一模一樣。也就是說,慕夏在十幾年前,就可以畫出當時未出世女兒童年的樣子,不得不令人嘖嘖稱奇。(詳細內容請看中時電子報

看完之後,我真的覺得自己來對了,即使我腳痛的要命,還是會一直佇立在他的畫作前凝視很久,聽著導覽解說,看著畫中的每一個細節,讓我很想就這樣沉浸在他的畫作之中,在這一刻,我愛上了慕夏的作品。

真的很推薦大家去看這個展,沒辦法去的。。。。那就看我的文過過乾癮吧!

最後我要抱怨一下,在故宮門口排班的計程車司機,我一出故宮就想說坐計程車到士林捷運站(這個車資要120元哦!),因為我想趕快去看清明上河圖這個展,怕公車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再加上我怕坐錯車,所以只好依賴計程車。

司機阿伯看我一靠近,就問我要去哪裡,我說士林捷運站,他就說去台北車站好嗎?反正沒差多少錢。但我明明就是要去圓山捷運站,幹嘛耍白痴坐到台北再搭捷運到圓山,於是我就說我只要去士林。

司機阿伯就問妳要去哪裡?我就直說我要去圓山捷運站,阿伯就說那他載我到圓山~我就問那要多少錢呢?他就說200元。。。。

哇咧!我坐到士林也才120元,改搭捷運到圓山用悠遊卡也才不到20元丫。。。這樣叫差沒多少。。。差60元我可以買一杯難喝到極點的西瓜牛奶解渴吶!我就跟阿伯說這樣哪有差很多!

那個阿伯就說那妳自己想辦法去士林捷運站, 看。。。。後面排班的計程車,一整排都沒人要理我,當做沒我這個客人。於是我拍下那個人的車牌,走向另一邊去等公車。(到公車站牌那裡才發現。。。。全部的公車都有到士林捷運站)

我曾聽高雄的一個計程車司機說,在台北計程車競爭很大,所以他們不太喜歡到台北開計程車,在南部至少還可以求個溫飽,可是這個阿伯顯然是出來開車七逃的,拒載短程的客人(拜託,好歹車資也超過一百好嗎?)我祝福他生意不興隆,永遠遇到短程客人。。。。(害我後面幾天都不敢叫計程車,因為都怕他們拒載~)抱怨結束~

雖然計程車司機差勁,但慕夏我還是很愛的

官方網站:http://www.muchaart.com.tw/

有人說他搞不懂慕夏這個展的內容(不看當然不懂),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分享,覺得她寫的很清楚,所以。。。請點此

 

 

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一起加入,一起來享受人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